彩票app送彩金大全网址

地勘文化
80年代的“钻塔王子”
日期:2021-06-21 15:37? 发布人:张苗? 浏览量:
地质产业工人平凡的奋斗故事
 
        和大部分上了年纪的地质工人一样,邓勇站在人群里,很难成为焦点,甚至都可能没有会注意到他,但就是这样一个邋里邋遢、其貌不扬的糙汉子,也曾意气风发、充满梦想,也曾在那个属于他们的年代里被人称为“霹雳舞王”、“钻塔王子”,80、90年代,就是承载着他们这些产业工人最美好记忆的时代。
        出生在60年代末的邓勇,长方脸,理着乌黑的小平头,黝黑的脸庞上一幅年轻有为的神情,一身西服嵌在他的身上,在80年代末,颇有些成功人士的感觉。他刚参加工作的这个年代,也正是地质行业感应时代大潮迅猛蓬勃发展的年代。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以拓荒牛般的坚韧、顽强和智慧,在克服和坚持中不断奋进。为中华民族的富强立下赫赫功劳,创造了辉煌成绩。而他们这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少年娃,沿着前人的脚印,学着大人的模样,亦步亦趋,用双手创造财富,也终于闯出一片天来,逐渐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。
        80年代末,一些小地方还在使用粮票,大白兔奶糖1分钱3块,猪肉不到5毛一斤,邓勇能干且勤快,工作之余总能找到些赚外快的活儿,以他的收入,足以让一家人衣食无忧。将妻子切好肉片下锅,滋滋作响,肉香味让人垂涎欲滴,邓勇熟练的把菜下锅翻炒了起来,肉味飘荡出了家门,飘进了楼道里。
        大伙儿寻着肉香传来的方向,就知道是邓勇回来了,他是轻易难得见上一面,为了给妻子孩子一个优越的生活环境,他往往在工地上一呆就是大半年,赶上任务急的时候,就算过年也是回不了家。但是每次只要他回家,铁定就得提着大包小包好吃好玩的回来,还亲自下厨,邀五邀六的不醉不休。
        在大家看来,邓勇不但对工作负责,人也很热心,经常义务帮他们干活。有一次,他看大队食堂排烟管坏了,立即找来工具,等修理工人到的时候,他已经干得差不多了。他还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,在工作上,他总是公事公办,职责分明,可是在私下里,那些同事们就如他的亲兄弟一般。他同样是个温和大度容忍的人。在队上,几千号人,就没人不称赞他的温和,几乎从不与同事闹矛盾,纵使哪天与人稍起争执,他对那人的负面情绪也很快就会烟消云散。在家里,夫妻间偶有争吵,也大多是他先让步。
        80年代的中国,有一个叫陶金的疯狂舞者,当时他被媒体称为“霹雳王子”又称为“中国的迈克--杰克逊”,他在《摇滚青年》影片中激情四射、狂野奔放的舞蹈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尤其是在青年中获得了极大的反响。所有才有了后来“霹雳王子”的称呼!青年人的圈子里也很快掀起了跳舞热,邓勇凭着超群的模仿能力和自身因为热爱而付出的努力,很快学到了霹雳舞的精髓,凭着尚算俊朗的外表,很快也在小圈子里也得到了“霹雳王子”的雅号。
        每到夜幕降临,大队操场上都会响起广播,就像如今的广场舞一样,那是同一代人在不同时期感应“时代召唤”的号角,吃过晚饭的年轻男女,穿着洋气的尖头皮鞋、喇叭裤、条纹衣,更甚者带着假发,自发集结的昏暗的灯光下,吹着响亮的口哨,跳起时下最流行的霹雳舞来。简陋的“地质舞厅”虽然灯光单调,却是地质人生活中美丽的风景,给地质人带来愉悦和健康,显出地质人的朴实、热情和大方。
        看着在一群青年男女呼喊声中热情舞蹈的“霹雳王子”,很难想象,这是昔日里高高钻塔上像猴子一样灵活攀爬的“钻塔王子”。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在不久后的一次钻机施工事故中,邓勇脚受了伤,于是93年秋的那场舞王争霸赛,成了他最后的留恋、最后的痴狂。回想起那场舞王争霸赛中,激情四射的表演……邓勇总是笑着对大家说:“生活,不过一日三餐,舞姿,却能千变万化。”
        像一个小孩突然有了心事,故事开始厚重起来,有情绪开始流动,有鼓点初响,有明暗光影交替,有人开始伤感,有人将要失望,有人已在彷徨,还有些情谊正在悄无声息中消散殆尽。
        岁月轻狂,带走了他的潇洒,也送给他恍若一瞬的成熟。时间最是消磨意志,再坚强的大汉也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。因为文化程度不高,加之90年代中期地质低谷的缘故,邓勇一家的生活渐渐有些拮据起来,失去了干重活能力的他,少了些往日的欢笑,变得沉闷起来。人的梦想,总是随着人生的种种遭际而变得越来越小,从科学家、文学家到律师、教师,再到为贷款、生计而奔波的渺小的蚁族。树立梦想也许是随口一说,也许是深思熟虑,但是重拾梦想需要何等的勇气与决然,那意味着一次脱胎换骨的成长。
        看着同龄人用行为影响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。邓勇明白,努力,任何时候都不晚。他对大伙说:“我们以前那种想法太落后了,我们现在应该紧跟着时代走。”肩头担负着一家老小生死存亡,哪里又容得下有丝毫的蹉跎懈怠与自暴自弃。他不仅和其他地质工人一样,厂房,食堂,家,三点一线,只要在家,什么家务他都干,为了贴补家用,他还带着大伙养起了鸡,闲暇的时候就会踩着他的旧“凤凰”,出去修理家电,于是,各个巷子口,二八大杠上,总晃荡着一个宽厚结实的背影。凭着勤劳肯干,日子总算过得有声有色。到了新世纪,地质业的黄金时期再次到来,看着昔日的邻居同事们个个都过上了小康生活,邓勇由衷的高兴,多年的打拼,儿子也长大成人了。压力像泄了气的皮球,但他是闲不下来的性子,又积极投身到脱贫攻坚的帮扶队伍中去,带动家乡的人们养猪致富。
        毕业后,我来到了403队工作。工作的第一站是国家级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壶瓶山。从石门汽车站上车,颠簸4个多小时后才到达项目部。沿路景色如画,青山情厚,张开双臂,拥抱走进怀中的赤子。第一个认识的人,就是覃勇,因为没有文化,那时的他正在我们项目上打杂,说是打杂,其实做的事很多,做饭、山地工、技术员等。有一次我们一同出矿调任务,要翻越海拔700多米高的大山。天还未亮我们便吃了早饭,他背着重重的工具,我背着地质包,一路走进了熹微的晨光里,翻过山坳。在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后,才到达山腰。回头望一望崇山峻岭之中的乡镇。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,金色的稻浪里,青山隐隐,绿树荫荫,茶林层层叠叠,小路阡陌交错。一路上,我们都很少搭话,每次坐下来歇气的时候,看着他满头的汗水,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,想去帮忙但他摆摆手,拒绝了我的要求,从只言片语的对白中,我们开始心心相惜,变得熟稔起来。他总说:“我们这些人虽然文化程度低,但只要有一份光热,也要散发在国家最需要的地方。”后来知道他受伤不能干重活的事,我更感觉有些愧疚。往后的日子里,我们总是搭配着出去干活,成了大家羡慕的“黄金搭档”,也随着对他了解的深入,我慢慢发现原来他一直在寻找自己于这世上的立身之道——这是一个纯粹的好人、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才会干的事。而我也渐渐对他产生了敬意,这是一个只活在精神领域的人,卑微如草,坚忍如山,绝大部分时候他穷困潦倒,身上连个啃馒头的钱都难得找出来,可是,他是我们地质人的道德担当。
        光阴荏苒,岁月蹉跎,转瞬又是10年过去了。每次看到已有些蹒跚的邓勇,我都会很欣慰,也会充满干劲,因为在他身上,我依然能看到那份原始本色,不轻狂,不张扬,不夸张,永远斗志昂扬。或许这就是那些黄金岁月赠予他最好的财富。(文/谷文昌)

责任编辑 : 张苗